http://www.riflecafe.com

北京地铁1号线秒是怎么做到的

  疫情期间,北京地铁多条线条线分钟”大关。不少乘客发现,站台等车的时间减少了,站外排队限流的情况少了。而在这背后,则是北京地铁员工用“十八般武艺”努力为列车安全运营保驾护航。

  今天早上7点48分,在地铁1号线复兴门站,前一趟列车的车尾刚刚开出车站,后一趟列车的车头便紧跟着进了站。

  今天起,地铁1号线号线开始在早晚高峰采取超常超强列车运行方式,其中1号线号线分钟。

  北京地铁公司运营服务管理部高级工程师豆飞介绍,以往1号线早高峰客流最大断面出现在公主坟到军事博物馆、四惠东到大望路两段,因此从今天起,1号线启用公主坟、复兴门和东单三条库线,早高峰期间“区间车”将进入库线,待晚高峰时开出空车,降低沿线号线上线列车数量已达到最大上线数量。复兴门站区副站区长缪菲介绍,从今早起,1号线辆列车在复兴门站清车,乘客需要在站台等候下一趟列车。

  目前实施“超常超强”运行模式,线号线号线三条线路最小运行间隔首次达到1分45秒。

  “现在司机通过屏幕可以实时看到荷载量。根据测算,只要有一个车厢乘车率超过50%,司机就要及时上报。”北京地铁公司资产维护管理部部长代伟说。

  这些数据到底准不准?北京地铁公司管辖16条线路上,每条线路都奔跑着不同车型的列车。车龄不同、空气弹簧老化的程度不同。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空气弹簧称重也会出现偏差。“由于功能设计的原因,既有线路列车满载率检测,此前一直对精度的要求并不高。”北京地铁车辆总监张唯介绍。

  从1月份开始,北京地铁列车就已经悄悄开始了一场“集体体检”。“工作人员用沙袋模拟乘客的重量,上百个沙袋一个个堆满车厢,然后测出荷载,对系统进行校准。一节车厢校准完成之后,还要把沙袋一个个搬到下一节车厢上继续测量。”张唯说,校准的过程中,每个车型都要挑选一列车进行校准,得到数据后就可以应用到同型号的列车上。现在北京地铁800多列地铁列车,已经实现了“精准称重”。

  北京地铁信号主管于柯介绍,想要让列车间隔跑进两分钟,有三个能力必不可少:信号追踪能力、终点站折返能力和车辆段发车能力。

  “信号的短板补齐了,运营了13年的5号线分钟了。”北京地铁通信信号AFC总监于涛说。

  信号问题解决了,可两分钟的折返极限却成了“木桶效应”中的短板。有没有办法解决?增加区间车!

  疫情期间,多条线路采取了大小交路套跑的措施,缓解客流高峰断面的压力。不过,中途的这些道岔,多年以来没有经历过这么高强度的使用。

  像亦庄线的荣昌东街,以往只用来临时停放车辆,现在却成了小交路的终点站,使用频次大大超过以往。

  “要应付这么多区间车,首先道岔需要提高维护等级。”于柯说,超常超强措施期间,道岔检修的频次增加了。“列车运营间隔缩短后,道岔转辙机的转换频次翻倍增加,零部件的磨损度也会随之变大。所以要更加及时更换受损严重的零件,每一个环节都精益求精,降低设备故障率。”

  列车跑得勤,线路的供电压力随之也会上升。假若一个开关跳闸了,影响的可能就是整条线的运行,运行间隔就会退回去。

  3月31日,包括6号线在内的四条线路加入到超常超强运行当中。这天早上7点刚过,代伟就急匆匆地来到了地铁应急智慧中心内,紧盯着数据的变化:“供电设备负荷有多大,我们的心理压力就有多大。”

  如何在“超极限”的运营中做到安全稳定,需要精心地科学测算。为此,工作人员需要依据供电能力核算,对相应的保护定值进行调整。

  6号线东段的外部供电能力不足,是一个多年未解决的问题,这也使6号线分钟的设计间隔。供电专业出身的代伟着了急:“供电跟不上,线路上的列车一多就跑不起来了,不能贸然加车。”

  一面是供电压力,另一面又需要更多车辆来减小间隔,怎么办?6号线就采取了“不均衡运行图”的方法:早高峰进城方向间隔2分,出城方向间隔3分,平衡之下,进城方向的拥挤度下来了,还保证了供电稳定,任务总算完成了。

  近日,由中铁上投安庆高新区山口片综合开发总包部二分部承建的勇进路跨石门湖大桥(东侧)实现全面复工,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工程建设稳步推进。

  长沟镇社保所利用该所建起的21个微信群,将民生服务从线下延伸到线上,为全镇居民开展“无接触”服务。

  63天了,我和战友们每天与病魔较量,与时间赛跑,一次次将患者从死神手中夺回来。

  四川火锅店周到的服务全国闻名。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向好,一项新的服务加入这个行列——备公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